2007年5月16日星期三

全文转载:党刊大胆吁民主,反动派大批判

由中共党内人士创办的月刊《炎黄春秋》最近不断发出大胆的民主呼声,2月份刊发《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 中国前途》一文造成广泛争论,紧随其后的3月号接连刊发《没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4月份刊发前中宣部长陆定一之子陆德的文章《陆定一晚年的几点反思》, 称陆定一主张公众及媒体对共产党进行监督,以遏制官僚与腐败。随后这篇文章被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全文转载。这些文章不但要求开放媒体监督,甚至呼吁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炎黄春秋》刊发大胆言论的背后原因众说纷纭,一种说法认为,该月刊近期的民主呼吁可能与中共在十七大推动政治改革的意图相契合。而与此同时,一场针对此言论之声势浩大的批判也在同时展开。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造成最大反响者就是谢韬的这篇《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该文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已经走向了“民主社会主义”,否定了他们自 己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提出的暴力革命及共产主义;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左倾”了马列主义,他们才是真正的“修正主义”。此外,在与北欧民主社会主义 成就的各项比较中,谢韬在文章中指出,只有民主宪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贪污腐败问题,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路透社指出,这篇文章激励了许多自由派。另一方面,许多党政部门官员对这篇文章则大加声讨,认为“这是对我们国家政治及意识形态领域的最危险攻击”
谢 韬,教授。四川自贡人。1944年毕业于金陵大学社会学系。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重庆《新华日报》记者、延安新华总社编辑。建国后,历任中国社 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编审,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副社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撰有《论墨子哲学思想》、 《西藏宗教问题史略》等。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认为,二战之后,帝国主义衰落了,世界上剩下三种社会制度在展开和平竞赛:第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第二种是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制度(辛子陵称之为暴力社会主义),第三种是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竞赛的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胜利,既演变了资本主义,又演变了共产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正在改变世界。在这个历史发展过程中,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而不是推翻和消灭的关系。作者强调,这个真理已经为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闪亮崛起和前苏联暴力社会主义的黯然消失所充分证明。过去局限于暴力革命的狭隘经验,指责人家是“修正主义”,现在看来应给修正主义恢复名誉
作 者阐述说,苏联模式的暴力社会主义黯然失色,以及苏联和东欧国家“和平演变”的根本原因,就是民主社会主义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在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力 的大发展和调节分配,基本上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体脑劳动的差别,铸就了民主社会主义的辉煌。工人阶级用不着起来革命,随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就这样 “解放”了。三大差别的缩小,不是寄托在资本主义的彻底灭亡上,而是寄托在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上。

作者进而论述中国的情况认为,中国没有在苏东巨变中垮台,这要归功于邓小平在这之前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当改革开放路线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取得主流地 位以后,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邓小平和他的主要助手胡耀邦等顶住“复辟资本主义”的压力,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包产到户,废止近乎单一的公有制,实行 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资本家请回来了,把先进生产力请回来了。可以看到,这一系列新政策属于民主社会主义,但为了避免“修正主义”之嫌,被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劳动生产率的大幅度提高归根结底是新制度战胜旧制度、正确路线战胜错误路线、民主社会主义战胜暴力社会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

谢韬认为,当前在意识形态领域,“反修防修”的极左理论时时回潮,干扰改革开放,逼得执政者只能采取“打左灯,向右拐”的策略,改革开放是在 政治上受保护、意识形态上受非议的状态下推行的。中央主要领导人,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只有执政权没有话语权。“不争论”的政策只是取消了自己的答 辩权,“左派”对改革开放的攻击和非难一天没有停 止过。今日极左理论大回潮,“左派”要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夺权,是二十七年来在意识形态上妥协退让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理论上的失误,是没有分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正统究竟在哪里?
作者继而回答指出,在马克思恩格斯总结革命的经验教训,承认一八四八年的错误以后,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地长入社会主义,才是《资本论》的最高成果,才是马克思主义的主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这个正统叫做民主社会主义
是 列宁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共同胜利的思想,提出了在落后的东方国家一国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列宁主义是布朗基主义的继承和发 展。布朗基(1805~1881)是十九世纪法国秘密社团领导人,第一国际内的暴力革命派,巴黎公社的军事领袖。布朗基主义的要义是坚信:不管生产力的发 展处于什么水平,只凭革命暴力就可以创造出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世界。
毛泽东又接受的是列宁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他领导新民主主义革 命,武装夺取政权,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完全正确的;但建国以后,不顾中国生产力非常落后的国情,放弃新民主主义即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坚持要搞共产主 义,所凭借的是手里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不怕民族资产阶级造反。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布朗基主义——列宁主义对他的影响。毛泽东走上暴力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偶然 的。
在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社会民主党就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从事社会主义运动的正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列宁标新立异,一九一八年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改名为共产党,成立第三国际(共产国际),分裂了国际工人运动。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才是最大的修正主义者,他们把恩格斯摈弃的“一八四八年的斗争方法”当作旗帜挥舞,从“左”面修正了马克思主义

作者最后强调指出,政治体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企图保留毛泽东模式的政治体制,只在经济上改革开放,会重蹈蒋介石国民党在大陆走向灭亡的官僚资本主义道路。只有民主宪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贪污腐败问题。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吴敏:《没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

在随后的3月份刊物上,《炎黄春秋》继续刊发了这篇文章,文章特别重申与强调地喊出,民主是共产党成立的基本条件和执政合法性的重要来源;民主、自由决定着共产党的存在价值和前途命运;克服和铲除党自身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

事实上,很明显地可以观察到,自从2007年元旦之时,中共”文胆”俞可平公开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以来,党内、党外关于民主的呼声越来越高涨, 而且话题已经一再突破中共一直的禁域,直接触及到共产党在中共大陆的执政核心问题。相比较与以前,中共高层这一次并没有对这些“极端”的言论进行打压、管 制。
外界分析,在当前各界讨论民主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状态下,由这些发展推测,中共可能企图在今秋的十七大推出比较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然而,面对民主的呼声,最近上海、浙江等地区开展了一系列的专题讨论会。

上海、浙江的专题批判会

2007年3月中旬,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研究院与上海大江书社共同举办“关于《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问题座谈会”,根据公布的会议记录看,这是一场针对此文的批判大会。
主 持会议者说,《炎黄春秋》在今年第2期刊发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所论述的问题直接涉及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直接涉及到国 家的前途和命运,还直接涉及到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未来的走向,这就不能不引起强烈关注。对于民主社会主义是个什么东西,要看清楚。民主社会主义论再次抛出的实质,就是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谢等人通过歪曲、篡改、抹黑的种种方法,倡导民主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宣称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是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首倡者,宣称民主社会主义是社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等等。这些反动言论,在某种意义上,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不把它彻底批倒,将会给国内造成严重的思想混乱,进而影响到国家、社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命运
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冯金华指出,民主社会主义就是用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这些好听的、抽象的名词堆砌成的假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国家也需要民主、自由、平等。他认为,要借鉴民主社会主义中合理的东西,但对于民主社会主义的垃圾、糟粕,我们要坚决扬弃并彻底声讨、批判。 还有与会者批评说,“我们要注意到这是一个信号。经济基础改变完了,必然要改变上层建筑。而要改变上层建筑,就需要作出舆论准备。因此,谢韬等人再次抛出 民主社会主义论调,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他们之所以敢这样大模大样地跳出来,敢这样不遗余力、声嘶力竭地行动,是因为他们感觉到时机到了,已经到了清算 的时间了!”

在同一时间,浙江省各高校、省委党校和省级机关的部分理论工作者在杭州召开讨论会,主题为:迎头痛击“民主社会主义”反动思潮
与 会者表示,对谢韬此文表示“非常吃惊、非常气愤”。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是继新自由主义思潮之后,出现的又一股思潮,这是一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思 潮,对他的恶劣影响决不能低估。在中共的“十七大”即将召开的日子里,某些北京公开出版的刊物,竟然把这样的文章作为头篇文章发表出来,公开打出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显然这是妄图在“十七大”旗帜上贴上他们的标记,以达到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同时大会普遍认为,这些年来淡化马克思主义,党内缺乏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气氛,也为这些思潮泛滥提供了条件,对没有认真读过马列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危害很大,这股思潮的出现从反面告诉我们,必须强化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大力加强马克思主义教育,否则十分危险。
大会从以下几个方面初步对谢文作了批判,并认为还必须深入进行清算
1、关于所谓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是“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首创者”和恩格斯晚年“放弃了共产主义最高理想”问题。大会列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谢文通过断章取义、歪曲、篡改、偷梁换柱甚至诡辩的手法诬蔑马克思、恩格斯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放弃了共产主义理想,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手段是毒辣的。
2、关于民主社会主义问题。其实民主社会主义不是什么新鲜货色,它只是伯恩斯坦修正主义的继承和延续而已。马克思主义者对待民主社会主义的态度应该是,对它的某些具体政策、办法等可以有条件地拿来为我所用,但要清醒地认识到它与马克思主义是有根本的原则区别的。
3、关于 “暴力社会主义”问题。 谢文中竭力诅咒社会主义是“暴力社会主义”至少有五、六次之多,反映他对社会主义怀有刻骨的仇恨。大会认为,回顾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 主义制度的建立,哪一国不是通过暴力革命实现的?不是无产阶级天性嗜好暴力,他们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完全是被逼出来的,这种经验是从血的 教训中总结出来的。同时,总结社会主义国家过去的教训决不能放弃无产阶级专政。

十七大前夕风声渐紧

从谢韬文章所讲之“民主社会主义”的论点,他将之看成是解决目前中共诸多问题的核心之所在,是拯救中共与大陆的惟一出路。而批判者则将此视为“复辟 资本主义”的苗头,并上升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的共产党人”与“一批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阶级斗争的层面,要求与之划清界限。而中共北京党报的全文 头版刊登,则无疑是对谢韬此文的一种重视,对于反对者而言,中共高层的态度目前不可捉摸,“十七大”之后中共的政治方向还不甚清楚。
有评论认为《炎黄春秋》打了一次漂亮的“擦边球”,而其实这样的“擦边球”毫无疑问投到了关键的球筐,是整场球赛中最为关键的一球了。局面将如何继续?双方如何角力?中共会站出来吹响口哨担当裁判吗?一切拭目以待。

(注:谢韬此文《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是其为辛子陵所著《千秋功罪毛泽东》撰写的序言。说明:此文请勿转载!)

补充:《人民日报》针对意识形态大辩论首次表态:民主社会主义不正统



----------------------------------------------------------------------------------
看谢韬教授的文章看到了中国的前途和希望。然而中国的阻力之大,亦是不可想象。然而开水总是要沸腾的,保守的中共官员能够堵的住一时,岂能堵的住一世?就算能堵的住一世亦不过是让整个锅最后被烧破,拉全中国人民一起陪葬罢了——就和满清一样。

25 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灌水☆言论自由☆交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