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5日星期四

纳粹的极右与共产主义的极左的共同持征

 伊司曼为了证实他对这巨大斗争所下的判语确极重要,他列举極權主义的二十个重要特点,“其中每一点在共產主义的苏俄和法西斯主义的德意都可找到,而在英美则找不到”。他所开列的二十点,具体说出这两种相反的生活方式,而这相反的生活方式之所以发生,都是由于主义的冲突。我在这里把他的二十点,加以缩短,抄录在下面。極權主义的二十个重要的特征是:

  一、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提高至宗教狂的程度。

  二、由一个军队般严格约束的政黨,来执掌国家的政权。

  三、严厉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

  四、把超然的宗教信仰,降低到国家主义的宗教之下。

  五、“领袖”是—般信仰的中心,实际上,他也就等于一个神。

  六、提倡反理智反知识,谄媚无知的民众,严惩诚实的思想。

  七、毁灭书籍,曲解历史及科学上的真理。

  八、废除纯粹寻求真理的科学与学问。

  九、以武断代替辩论,由政黨控制新闻。

  十、使人民陷于文化的孤立,对外界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

  十一、由政黨统制一切艺术文化。

  十二、破坏政治上的信义,使用虚妄伪善的手段。

  十三、政府计划的罪恶。

  十四、鼓励人民陷害及虐待所谓“公共敌人”。

  十五、恢复野蛮的家族连坐办法,对待这种“公共敌人”。

  十六、准备永久的战争,把人民军事化。

  十七、不择手段的鼓励人口增加。

  十八、把“劳工階級对资 本主义革 命”的口号,到处滥用。

  十九、禁止工人罢工和抗议,摧毁一切劳工运动。

  二十、工业、农业、商业,皆受执政黨及领袖的统制。

  罗斯福总统指出,民主政治具有生存及滋长的力量,驳斥那种认为民主政治已没落的毁谤。伊司曼是列举極權主义所有而民主主义所无的各种野蛮特点,显示出这种基本斗争的尖锐化。这样清楚的列举出这些持点,是一种可贵的方法,以应付反民主主义的挑战和攻击。

  在本文的后半部,我将把民主主义和反民主主义的冲突,归纳为几种更深刻更基本的哲学上的冲突。使民主政治的生活方式,与反民主政治生活方式互不相存的基本观念,究竟是什么?

  我们暂且把已成滥调的口号和理想(如“自由、平等、博爱”及“天赋的权利”等)撇开不谈,我认为民主政治与反民主政治的生活方式之间真正的冲突,基于两种基本的矛盾:(—)急进和过激的革命方式,不同于进步和逐渐改革的方式。(二)控制划一的原则、不同于互异的个人发展的原则。

  極權主义的第二个特征,是根本不容许差异的存在或个人的自由发展。它永远在设法使全体人民,适合于一个划一的轨范之内。对于政治信仰、宗教信仰、学术生活,以及经济组织等无一不是如此。政治活动一律受一小组人员的统制指导,这小组的编制,类似军事机构,对于领袖绝对服从和信仰。一切反对的行为与反对的论调,都遭受查禁和清除。在宗教方面,極權主义的领袖们,声称已由传统的超自然的宗教束缚下,解放出来了。同时更尽量对全体人民宣传反宗教的学说,并竭力压制一切自由獨立的宗教团体。在学术方面,不准许有思想言论自由存在。科学与教育只占次等地位,黨国的权利高于一切,而且思想不得离“黨的路线”。在经济方面,政府将一个划一的制度,强加在整个社会上,以期适应其所规定的经济政策。不论是共產主义,或国家社會主義,或农业集体主义,都是政府不容分说,不择手段,强迫推行一个划一的制度。在極權国家内,劳工运动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实业与生产都是由政府通盘筹划的。在这个国家里,不许罢工,不许劳工抗议,唯一可能的消极抗议,只有怠工,但怠工是被认为罪大恶极的。

  在上述三方面的生活中,规定人民应行接受的“路线”永远是由黨、国或领袖来决定。而这三方面又制定为三位一体,名异实同。任何人不准违反黨纲或政策。極權主义者说:“个人是没有自由的,只有国家、民族才谈得到自由。”極權主义者为黨的绝对正确性而辩护,不允许一切与黨义不合的事物存在。他们说:“因为我们深信,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当的,我们决不能坐视我们的邻人也宣称,他们的行为也是正当的。”

  正因为这种在生活各方面过分企图划一与排除异己,才把反民主的政治与民主政治的生活方式标出根本的差别来。

  民主主义的生活方式,根本上是个人主义的。由历史观点看来,它肇始于“不从国教”,这初步的宗教个人主义,引起了最初的自由观点。保卫宗教自由的人们,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财产,而反抗压迫干涉的斗争。个人按照自己的意思敬奉上帝,乃是近代民主精神在制度在历史上的发端。这种不从国教的精神,也和其它各种自由,有密切的关系,如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等自由是。根木的问题是,我人企图获得机会,自由发展与表达其自己的感觉、思想与信仰,于是成了一种争取我行我素的权利的争斗。所谓我行我素的权利,是指一种不必墨守成规,不必遵守命令式的轨范而行动的权利。

  民主制度,于是在宗教信仰、智识醒觉、政治言论,以及等等一切生活方面,这种“不从国教”精神的产物。民主文明,也就是由一般爱好自由的个人主义者所手创的。这些人重视自由,胜过他们的日用饮食,酷爱真理,宁愿牺牲他们的性命。我们称之为“民主”的政治制度,也不过就是这般具有“不从国教”的自由精神的人们,为了保卫自由,所建立的一种政治的防御物而已。

  就是连民主文明的经济情况,也并不是像一般人心目中所想象的一律都是资本主义的。私人的产权与自由的企业之所以能够长久维持,由历史看来,都是因为这两种制度,具有充分的力量,帮助个人的发展;都是出为这两种制度已使一种极高的经济福利标准,有实现的可能。

  节选自The Conflict of Ideologies,是胡适一九四一年七月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所做演讲

  作者:胡适

5 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灌水☆言论自由☆交流快乐☆